“棋圣”聂卫平:人类一盘都不可能赢阿尔法狗

作者:菏泽之窗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8-01-05 14:16:28
来源:  

当人工智能完胜人类围棋手后

 

  在外行人看来

 

  人类棋手受到巨大冲击

 

  恐怕难以过上美好生活

 

  近日,记者独家专访棋圣聂卫平,他却以一颗平常心看待,认为人类可

 

以从阿老师身上学习,打开围棋的新思路。

 

  1952年出生。中国著名围棋职业运动员,围棋教练,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兼

 

技术委员会主任,中国棋院技术顾问。1982年被中国围棋协会授予九段。1988

 

被授予围棋棋圣称号。他曾在中日围棋擂台赛中11连胜,对中国围棋的发展

 

产生了深远影响。

 

  它可以辅导人类棋手,所以我给它起名为阿老师

 

  2016315日,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投子认输。

 

  担任此次人机大战的中国解说员之一,正是中国围棋史上唯一正式获得

 

棋圣称号的聂卫平。赛前,聂卫平曾断言电脑绝对不可能战胜人类,结

 

果却令他始料未及。聂卫平后来表示:人机大战是一次震撼教育

 

  记者:听说阿尔法狗对战李世石之前,您本以为人类稳赢,但结果出乎

 

意料。您当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判断?

 

  聂卫平:我之前以为人类轻松能赢。上世纪80年代,曾经有人出资几十万美

 

元,号称如果有人能够创造一台人工智能,赢了人类棋手,就把几十万美元全部

 

给他,结果机器没赢。当时我也在现场看了比赛,发现那机器下棋水平之低,简

 

直不值一提。

 

  我也当场问过,为什么机器赢不了?对方说,围棋变化太多,计算机不能穷

 

尽。其次,即便计算机能预测变化,但它不知道哪个变化好,难以做出判断。而

 

判断,对围棋来说特别重要。

 

  所以阿尔法狗和李世石对弈之前,我对人工智能的印象还停留在上世纪

 

,没想到科技的发展速度那么可怕。头一盘棋我一看,就知道李世石下不过,人

 

工智能已经把他下得鸡飞狗跳。

 

  记者:您看比赛的时候,有没有对围棋的意义产生动摇或者困惑?

 

  聂卫平:受到双重打击吧。当时我刚刚做完直肠癌第二次手术,身体状态不

 

好。加上我本来十分看好人类棋手,所以看李世石的那场比赛时我非常郁闷,受

 

到病魔打击的同时,又受到人类下围棋输给机器的打击。

 

  看完以后,我就明白一个道理,人类以后没法和人工智能下棋。阿尔法狗

 

当时已经如此厉害,而它一天之内可以练习上万盘,提高速度飞快,未来人类

 

更加没有赢的可能。

 

  记者:所以说,2017年柯洁输了您也早有预料?

 

  聂卫平:人类一盘都不可能赢。那时候很多人对柯洁仍有奢望,觉得是不是

 

能赢个一盘。我知道没有可能。围观者体会不到在赛场上的那种压力:即便自己

 

竭尽全力,但得到的还是大败的耻辱,这有一种任由人工智能搓扁捏圆的感觉。

 

当时柯洁被杀得出去抹眼泪。比赛结束后的闭幕式上,我特意走到柯洁面前和他

 

说了句:没事,别放在心上。

 

  记者:为什么不用放在心上?

 

  聂卫平:我说,它就像一个围棋之神,想赢多少就能赢多少,水平高出

 

人类一大截。它已经在颠覆我们对围棋的认知,有好几次它都是创新,下出了围

 

棋书上没有的招,人类不可能会下的地方。

 

  阿尔法狗的团队说,和人类比赛已经没有意义,我十分认同。那么它的

 

价值在哪里呢?它对人类围棋水平的提高能起到很大帮助,它可以辅导人类棋手

 

,所以我给它起名为阿老师

 

  阿尔法狗的招不能照搬,照搬它,人反而会越下越糟

 

  1962年盛夏,因为棋下得好10岁的聂卫平和弟弟聂继波有幸见到了时

 

任国务院副总理、外交部部长陈毅。一番对弈,聂卫平赢了陈老总,此后陈老总

 

经常找兄弟俩下棋,有一次差点要悔棋,小聂卫平连忙抓住他的手坚决不肯,这

 

件事成为围棋界的名段子

 

  如今回想起来,聂卫平自然明白,陈老总格外关怀自己背后的苦心。当时的

 

世界棋坛,日本一家独大,战胜日本九段棋手是一代中国围棋人的梦想。几

 

乎每一名中国棋手,都是从中国棋院的一楼大堂出发,作别陈毅的塑像,踏上挑

 

战日本棋手的征程。

 

  而如今,围棋迎来的挑战已经不是人类自己,而是人工智能。这会改变什么

 

 

  记者:根据阿尔法狗团队的公布,现在的人工智能也没有穷尽围棋的算

 

法,而是采用模拟人类神经网络的办法。那么从您的角度看,人工智能真的没有

 

一点弱点吗?

 

  聂卫平:它的技术弱点是不求最好,只求稳赢。所以形势好的时候越下越臭

 

,因为它只要赢,这样下能赢就这样下,亏损很多它不管。形势不好的时候它就

 

下得非常好。这是它的毛病。

 

  记者:我们能利用它的弱点吗?

 

  聂卫平:很难利用。毕竟它的底线就是赢。

 

  我印象深刻的是,谷歌专门训练了一位人肉臂,听从人工智能的指示下

 

棋。这位人肉臂从来不笑、不动,全程面无表情,看到他像看到怪物,和他

 

下棋会觉得很恐怖。

 

  记者:在网上和人工智能下棋,是不是可怕感少一些?

 

  聂卫平:也许吧。我总觉得作为对手,你看不到它,比看到它要好一点。

 

  记者:看完比赛,许多人纷纷感慨,人工智能赢了也没有表情,我们很在意

 

的胜负输赢,对人工智能没有意义。看它下棋,人类附加在围棋上的文化意义和

 

价值感会不会幻灭?

 

  聂卫平:我认为没有幻灭。人工智能对人类围棋有帮助。我们看不见摸不着

 

它,但可以通过它下的招进一步理解和学习围棋。

 

  现在大量职业棋手都在学习阿尔法狗的招。不过据我观察,它的招不能

 

照搬。人工智能对围棋的理解和人类不一样,照搬它,人反而会越下越糟。

 

  记者:人类还是要下人类的棋?

 

  聂卫平:它提出很多新下法,是千年以来人未曾想到的,特别开阔人的思维

 

。最近阿尔法狗团队和我们聂道场签署了协议,对方愿意提供下棋的教学软

 

件。未来可能下棋向阿老师学习就行。谷歌现在也资助围棋,提供很多奖学

 

金给围棋苗子。

 

  人工智能赢了人类以后,从目前来看,它对人类围棋的发展不断做着贡献,

 

这是好事。

 

  围棋对提高人的全面水平,尤其是大局观,很有帮助

 

  上世纪80年代的中日围棋擂台赛,不仅成就了聂旋风,对中国围棋和世

 

界围棋发展也产生了很大影响,同时也在全国范围掀起一股围棋热。那时候,只

 

要有孩子的地方,都能看到在学围棋。

 

  1999年,聂卫平成立了自己的围棋道场,是一家集围棋培训、围甲联赛队伍

 

建设、围棋文化传播为一体的综合性机构。

 

  聂道场18年来培养了大约5万人,走出了110多位职业棋手,23位世界冠军和

 

全国冠军。

 

  而人工智能出现后,会给围棋教育带来什么?

 

  记者:人工智能出现后,小朋友学围棋的动力和热情有变化吗?

 

  聂卫平:围棋还是非常热。学围棋第一是开发智力,围棋对智商的提高毋庸

 

置疑。上海在上世纪90年代举办过一次神童比赛,每个地方派出210岁左右的神

 

童,我们国家围棋队当时也派出2名,大家共同比赛,结果我们围棋队的2名遥遥

 

领先。

 

  其次,围棋对提高人的全面水平,尤其是大局观,很有帮助。每个人活在世

 

界上,都要有大局。有些人看起来大气,有些人言行就让人觉得小里小气,目光

 

短浅。围棋特别能提高大局观。

 

  琴棋书画中,有些是提高文明素养的,有些是陶冶性情的。而围棋既能提高

 

智商,又能陶冶性情。你看那些下围棋的孩子,哪个骂骂咧咧的?围棋能几千年

 

长盛不衰,不仅仅在于游戏的魅力,同时也在于它能提高人的素质,所以长期受

 

到精英们的喜爱。

 

  我一直坚持认为,学围棋是提高中国人整体素养的一个好方法。

 

  记者:上世纪90年代,体育的商业氛围并不像现在这样浓厚,您为什么当时

 

就对办聂道场如此感兴趣?

 

  聂卫平:当时我们国家少年队定额只有二三十个,全国想加入少年队的人太

 

多,一旦放手让这些孩子走了,他们在围棋上就没有职业前途了。为了让这些人

 

将来有盼头,同时也是为围棋多挽留一些人才,我办了聂道场。

 

  现在许多世界冠军都是出自聂道场,比如柯洁、范廷钰、陈耀烨、周睿羊、

 

檀啸等,几乎全都出自聂道场,这说明我们的教育方向还是对的。

 

  记者:您在培养人才上有什么独家秘方吗?

 

  聂卫平:我们提供机会,奋斗的还是他们。比较早的一批世界冠军是我亲手

 

带出来的。现在我也没那么多精力。

 

  我想围棋教育主要还是看老师的水平。这批老师无论在哪里,都能带出优秀

 

的棋手。

 

  人必须善于面对输棋后的纠结痛苦,只有这方面做好了,才能成为强者

 

  小时候,弟弟聂继波的围棋水平很高,聂卫平总是下不过弟弟。后来有一次

 

比赛,有人顶替了弟弟的名额,弟弟一气之下发誓再也不下棋了。

 

  很多人认为,如果弟弟坚持下去,应该也能成才。而聂卫平认为,弟弟的才

 

华很高,但有个致命伤阻碍他成为超一流棋手,那就是经不起挫折,想赢怕输。

 

  而我自认为属于那种越输越想下的人,是绝对不会选择放弃的!聂卫平

 

说。

 

  如今,他经常告诫年轻棋手的一句话就是:要有平常心。

 

  记者:您下了一辈子围棋,有没有心灰意冷的时候?

 

  聂卫平:我对围棋实在太喜欢了。一个人的事业同时是他的爱好,这很不容

 

易。很多人并非如此幸运,比如我看到一些选手一上训练场就头昏脑涨,并不喜

 

欢,但必须天天练。而我是一到棋盘面前就生龙活虎,精神抖擞,我对围棋有种

 

特别偏好。

 

  记者:您曾说自己站在高山峻岭之上。有人觉得这番言论太狂,一度引起争

 

议?

 

  聂卫平:善下围棋,智商确实会比普通人高。假如我后来不做职业棋手,我

 

依然觉得自己的成就会高于很多同龄人。就像我刚说的,因为围棋会培养一个人

 

的大局观。

 

  大局观非常重要。学过围棋的人,看问题的大局观特别好,更全面,他无论

 

做什么,都更容易出彩。比如乒乓球世界冠军庄则栋就是围棋爱好者,郭跃华虽

 

然身体条件不好,但依然能成为冠军,我想也和他爱下围棋有点关系。这样的例

 

子还有很多。

 

  记者:您现在平时还下棋吗?

 

  聂卫平:大多数情况看棋、评棋,不太下了。下围棋对体力的消耗非常大。

 

当年上海的一家科研所做过一份研究:踢一场足球的消耗,未必比下一场围棋比

 

赛大。观众可能看不出来,比如从前日本那种两日制的围棋比赛,选手两天之内

 

一下子瘦10斤,一场比赛一般减5斤是司空见惯,因为脑力消耗特别大。

 

  几十年前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:有人觉得围棋队伙食标准太高,觉得你们也

 

就每天喝喝茶,人也不动,汗也不出,脸也不红,提出降低围棋队伙食标准。当

 

时引起很大争议。直到我向懂行的领导反映后,这件事才被纠正过来。

 

  记者:您曾经说,下围棋要有平常心。但人又有求胜心,这不是一对矛盾吗

 

?两者该如何调节?

 

  聂卫平:有一次非常重要的比赛,我其实不攻也能赢,但不知道为什么,当

 

时我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呼唤着,要他、要他,一下子出了重手,结

 

果不但没着对手,反而自己翻不了盘,就是输在没有平常心。

 

  不仅下围棋,无论做什么都要有平常心。一般人赢了都很高兴,输了呢?很

 

多人痛哭流涕,甚至心理崩溃。输得起三个字说起来容易,挺过来真不容易

 

,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。

 

  人必须善于面对输棋后的纠结痛苦,只有这方面做好了,才能成为强者。人

 

  当人工智能完胜人类围棋手后

 

  在外行人看来

 

  人类棋手受到巨大冲击

 

  恐怕难以过上美好生活

 

  近日,记者新闻记者独家专访棋圣聂卫平,他却以一颗平常心看待,认为人类可以从阿老师身上学习,打开围棋的新思路。

 

聂卫平聂卫平

  1952年出生。中国著名围棋职业运动员,围棋教练,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兼技术委员会主任,中国棋院技术顾问。1982年被中国围棋协会授予九段。1988年被授予围棋棋圣称号。他曾在中日围棋擂台赛中11连胜,对中国围棋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。

 

  它可以辅导人类棋手,所以我给它起名为阿老师

 

  2016315日,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投子认输。

 

  担任此次人机大战的中国解说员之一,正是中国围棋史上唯一正式获得棋圣称号的聂卫平。赛前,聂卫平曾断言电脑绝对不可能战胜人类,结果却令他始料未及。聂卫平后来表示:人机大战是一次震撼教育

 

  记者:听说阿尔法狗对战李世石之前,您本以为人类稳赢,但结果出乎意料。您当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判断?

 

  聂卫平:我之前以为人类轻松能赢。上世纪80年代,曾经有人出资几十万美元,号称如果有人能够创造一台人工智能,赢了人类棋手,就把几十万美元全部给他,结果机器没赢。当时我也在现场看了比赛,发现那机器下棋水平之低,简直不值一提。

 

  我也当场问过,为什么机器赢不了?对方说,围棋变化太多,计算机不能穷尽。其次,即便计算机能预测变化,但它不知道哪个变化好,难以做出判断。而判断,对围棋来说特别重要。

 

  所以阿尔法狗和李世石对弈之前,我对人工智能的印象还停留在上世纪,没想到科技的发展速度那么可怕。头一盘棋我一看,就知道李世石下不过,人工智能已经把他下得鸡飞狗跳。

 

  记者:您看比赛的时候,有没有对围棋的意义产生动摇或者困惑?

 

  聂卫平:受到双重打击吧。当时我刚刚做完直肠癌第二次手术,身体状态不好。加上我本来十分看好人类棋手,所以看李世石的那场比赛时我非常郁闷,受到病魔打击的同时,又受到人类下围棋输给机器的打击。

 

  看完以后,我就明白一个道理,人类以后没法和人工智能下棋。阿尔法狗当时已经如此厉害,而它一天之内可以练习上万盘,提高速度飞快,未来人类更加没有赢的可能。

 

  记者:所以说,2017年柯洁输了您也早有预料?

 

  聂卫平:人类一盘都不可能赢。那时候很多人对柯洁仍有奢望,觉得是不是能赢个一盘。我知道没有可能。围观者体会不到在赛场上的那种压力:即便自己竭尽全力,但得到的还是大败的耻辱,这有一种任由人工智能搓扁捏圆的感觉。当时柯洁被杀得出去抹眼泪。比赛结束后的闭幕式上,我特意走到柯洁面前和他说了句:没事,别放在心上。

 

  记者:为什么不用放在心上?

 

  聂卫平:我说,它就像一个围棋之神,想赢多少就能赢多少,水平高出人类一大截。它已经在颠覆我们对围棋的认知,有好几次它都是创新,下出了围棋书上没有的招,人类不可能会下的地方。

 

  阿尔法狗的团队说,和人类比赛已经没有意义,我十分认同。那么它的价值在哪里呢?它对人类围棋水平的提高能起到很大帮助,它可以辅导人类棋手,所以我给它起名为阿老师

 

  阿尔法狗的招不能照搬,照搬它,人反而会越下越糟

 

  1962年盛夏,因为棋下得好10岁的聂卫平和弟弟聂继波有幸见到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、外交部部长陈毅。一番对弈,聂卫平赢了陈老总,此后陈老总经常找兄弟俩下棋,有一次差点要悔棋,小聂卫平连忙抓住他的手坚决不肯,这件事成为围棋界的名段子

 

  如今回想起来,聂卫平自然明白,陈老总格外关怀自己背后的苦心。当时的世界棋坛,日本一家独大,战胜日本九段棋手是一代中国围棋人的梦想。几乎每一名中国棋手,都是从中国棋院的一楼大堂出发,作别陈毅的塑像,踏上挑战日本棋手的征程。

 

  而如今,围棋迎来的挑战已经不是人类自己,而是人工智能。这会改变什么?

 

  记者:根据阿尔法狗团队的公布,现在的人工智能也没有穷尽围棋的算法,而是采用模拟人类神经网络的办法。那么从您的角度看,人工智能真的没有一点弱点吗?

 

  聂卫平:它的技术弱点是不求最好,只求稳赢。所以形势好的时候越下越臭,因为它只要赢,这样下能赢就这样下,亏损很多它不管。形势不好的时候它就下得非常好。这是它的毛病。

 

  记者:我们能利用它的弱点吗?

 

  聂卫平:很难利用。毕竟它的底线就是赢。

 

  我印象深刻的是,谷歌专门训练了一位人肉臂,听从人工智能的指示下棋。这位人肉臂从来不笑、不动,全程面无表情,看到他像看到怪物,和他下棋会觉得很恐怖。

 

  记者:在网上和人工智能下棋,是不是可怕感少一些?

 

  聂卫平:也许吧。我总觉得作为对手,你看不到它,比看到它要好一点。

 

  记者:看完比赛,许多人纷纷感慨,人工智能赢了也没有表情,我们很在意的胜负输赢,对人工智能没有意义。看它下棋,人类附加在围棋上的文化意义和价值感会不会幻灭?

 

  聂卫平:我认为没有幻灭。人工智能对人类围棋有帮助。我们看不见摸不着它,但可以通过它下的招进一步理解和学习围棋。

 

  现在大量职业棋手都在学习阿尔法狗的招。不过据我观察,它的招不能照搬。人工智能对围棋的理解和人类不一样,照搬它,人反而会越下越糟。

 

  记者:人类还是要下人类的棋?

 

  聂卫平:它提出很多新下法,是千年以来人未曾想到的,特别开阔人的思维。最近阿尔法狗团队和我们聂道场签署了协议,对方愿意提供下棋的教学软件。未来可能下棋向阿老师学习就行。谷歌现在也资助围棋,提供很多奖学金给围棋苗子。

 

  人工智能赢了人类以后,从目前来看,它对人类围棋的发展不断做着贡献,这是好事。

 

  围棋对提高人的全面水平,尤其是大局观,很有帮助

 

  上世纪80年代的中日围棋擂台赛,不仅成就了聂旋风,对中国围棋和世界围棋发展也产生了很大影响,同时也在全国范围掀起一股围棋热。那时候,只要有孩子的地方,都能看到在学围棋。

 

  1999年,聂卫平成立了自己的围棋道场,是一家集围棋培训、围甲联赛队伍建设、围棋文化传播为一体的综合性机构。

 

  聂道场18年来培养了大约5万人,走出了110多位职业棋手,23位世界冠军和全国冠军。

 

  而人工智能出现后,会给围棋教育带来什么?

 

  记者:人工智能出现后,小朋友学围棋的动力和热情有变化吗?

 

  聂卫平:围棋还是非常热。学围棋第一是开发智力,围棋对智商的提高毋庸置疑。上海在上世纪90年代举办过一次神童比赛,每个地方派出210岁左右的神童,我们国家围棋队当时也派出2名,大家共同比赛,结果我们围棋队的2名遥遥领先。

 

  其次,围棋对提高人的全面水平,尤其是大局观,很有帮助。每个人活在世界上,都要有大局。有些人看起来大气,有些人言行就让人觉得小里小气,目光短浅。围棋特别能提高大局观。

 

  琴棋书画中,有些是提高文明素养的,有些是陶冶性情的。而围棋既能提高智商,又能陶冶性情。你看那些下围棋的孩子,哪个骂骂咧咧的?围棋能几千年长盛不衰,不仅仅在于游戏的魅力,同时也在于它能提高人的素质,所以长期受到精英们的喜爱。

 

  我一直坚持认为,学围棋是提高中国人整体素养的一个好方法。

 

  记者:上世纪90年代,体育的商业氛围并不像现在这样浓厚,您为什么当时就对办聂道场如此感兴趣?

 

  聂卫平:当时我们国家少年队定额只有二三十个,全国想加入少年队的人太多,一旦放手让这些孩子走了,他们在围棋上就没有职业前途了。为了让这些人将来有盼头,同时也是为围棋多挽留一些人才,我办了聂道场。

 

  现在许多世界冠军都是出自聂道场,比如柯洁、范廷钰、陈耀烨、周睿羊、檀啸等,几乎全都出自聂道场,这说明我们的教育方向还是对的。

 

  记者:您在培养人才上有什么独家秘方吗?

 

  聂卫平:我们提供机会,奋斗的还是他们。比较早的一批世界冠军是我亲手带出来的。现在我也没那么多精力。

 

  我想围棋教育主要还是看老师的水平。这批老师无论在哪里,都能带出优秀的棋手。

 

  人必须善于面对输棋后的纠结痛苦,只有这方面做好了,才能成为强者

 

  小时候,弟弟聂继波的围棋水平很高,聂卫平总是下不过弟弟。后来有一次比赛,有人顶替了弟弟的名额,弟弟一气之下发誓再也不下棋了。

 

  很多人认为,如果弟弟坚持下去,应该也能成才。而聂卫平认为,弟弟的才华很高,但有个致命伤阻碍他成为超一流棋手,那就是经不起挫折,想赢怕输。

 

  而我自认为属于那种越输越想下的人,是绝对不会选择放弃的!聂卫平说。

 

  如今,他经常告诫年轻棋手的一句话就是:要有平常心。

 

  记者:您下了一辈子围棋,有没有心灰意冷的时候?

 

  聂卫平:我对围棋实在太喜欢了。一个人的事业同时是他的爱好,这很不容易。很多人并非如此幸运,比如我看到一些选手一上训练场就头昏脑涨,并不喜欢,但必须天天练。而我是一到棋盘面前就生龙活虎,精神抖擞,我对围棋有种特别偏好。

 

  记者:您曾说自己站在高山峻岭之上。有人觉得这番言论太狂,一度引起争议?

 

  聂卫平:善下围棋,智商确实会比普通人高。假如我后来不做职业棋手,我依然觉得自己的成就会高于很多同龄人。就像我刚说的,因为围棋会培养一个人的大局观。

 

  大局观非常重要。学过围棋的人,看问题的大局观特别好,更全面,他无论做什么,都更容易出彩。比如乒乓球世界冠军庄则栋就是围棋爱好者,郭跃华虽然身体条件不好,但依然能成为冠军,我想也和他爱下围棋有点关系。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。

 

  记者:您现在平时还下棋吗?

 

  聂卫平:大多数情况看棋、评棋,不太下了。下围棋对体力的消耗非常大。当年上海的一家科研所做过一份研究:踢一场足球的消耗,未必比下一场围棋比赛大。观众可能看不出来,比如从前日本那种两日制的围棋比赛,选手两天之内一下子瘦10斤,一场比赛一般减5斤是司空见惯,因为脑力消耗特别大。

 

  几十年前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:有人觉得围棋队伙食标准太高,觉得你们也就每天喝喝茶,人也不动,汗也不出,脸也不红,提出降低围棋队伙食标准。当时引起很大争议。直到我向懂行的领导反映后,这件事才被纠正过来。

 

  记者:您曾经说,下围棋要有平常心。但人又有求胜心,这不是一对矛盾吗?两者该如何调节?

 

  聂卫平:有一次非常重要的比赛,我其实不攻也能赢,但不知道为什么,当时我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呼唤着,要他、要他,一下子出了重手,结果不但没着对手,反而自己翻不了盘,就是输在没有平常心。

 

  不仅下围棋,无论做什么都要有平常心。一般人赢了都很高兴,输了呢?很多人痛哭流涕,甚至心理崩溃。输得起三个字说起来容易,挺过来真不容易,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。

 

  人必须善于面对输棋后的纠结痛苦,只有这方面做好了,才能成为强者。人生如棋,一辈子要下多少盘棋啊,不可能每盘都赢。赢棋输了,或者输棋赢了,这种事情都会时常发生。输的时候有多郁闷,赢的时候就有多高兴。但作为棋手,要做到赢也没那么高兴,输也没那么难受,而是考虑为什么输。这就是我说的平常心。

 

  记者:您是怎么做到的?

 

  聂卫平:我自己没什么诀窍,我这个人就是干什么都放得开,这是天性。比如我爱吃,现在没人看着我时,我依然放开来吃一点。

 

  棋如人生,但我的人生也幼稚得厉害,不是人生高手。

 

  人工智能要用于为人类服务的善事上,这是未来要把握的方向

 

  前不久,《自然》杂志刊登了谷歌DeepMind团队的新成果:名为Alpha Zero的人工智能程序完全靠自我对弈学习下棋,不依赖人类围棋经验,仅训练3天就战胜了曾击败李世石的AlphaGo Lee,比分1000

 

  经过40天训练后,Alpha Zero又以8911战胜了横扫柯洁的Alpha Master

 

  消息曝光后,柯洁评价称:一个纯净、纯粹自我学习的阿尔法狗是最强的……对于阿尔法狗的自我进步来讲……人类太多余了。

 

  记者:阿尔法狗对年轻棋手们有影响吗?他们没受打击吗?

 

  聂卫平:他们即便受打击了,听聂老师一说也就没什么打击了吧。如今,真想赢人工智能的年轻人没有了,大家都清楚人类没有希望赢。和人工智能下棋,是一种自我挑战。

 

  记者:您一直关注柯洁的每一场比赛?

 

  聂卫平:柯洁状态还是可以的,最近刚刚又赢了比赛。我也希望他能成为围棋界年轻一代的标志性人物,不要因为阿尔法狗就受到挫伤。

 

  应该这样理解:阿尔法狗对人类的围棋水平提升是促进,它让围棋的世界变得更宽广了。

 

  记者:人工智能时代,会不会改变竞技体育的胜负心,让人类重新思考围棋输赢的意义在哪里?

 

  聂卫平:自古就有人在乎围棋的艺术之美,但最终围棋还是要决出胜负。

 

  从古至今围棋界一直分为两大流派,一种流派是胜负师,一心求赢,不管棋谱好不好看。另一个流派是求道派,喜欢美,想把好看的棋谱留给后人看。从成绩来说,当然是胜负师更好。

 

  记者:阿尔法狗算是胜负师吗?它会不会让所有棋手都只想成为胜负师?

 

  聂卫平:它没流派。我觉得它是围棋之神,远远高于人类。所以人类不必过于在意和它比拼的胜负。让它帮助人类围棋进一步提高,拓展思维,更有价值。

 

  记者:有人说,人类已经研究围棋几千年,然而人工智能却告诉我们,围棋真正的深奥可能还没有揭开。围棋史上,上一次这样的划时代事件发生在20世纪30年代-40年代,围棋高手吴清源将围棋提升到了一个新境界。如今,人工智能带来的是不是围棋界的又一次变革?

 

  聂卫平:人工智能的出现对围棋而言是一件爆炸性的大事,它从无到有,从完全不会到介入之后,用我们无法想象的最快速度打败了世界级的职业棋手。

 

  或许,往好的方向想,人类和人工智能可以一起重新发现围棋的真谛。

 

 

  记者:您是围棋发展的时代见证者,从当年日本一枝独秀,到我们拼命追赶、中日韩三国鼎立,再到现在人类棋手被人工智能打败,见证了围棋的曲折和发展过程,您认为围棋和人工智能未来的走向会怎样?

 

  聂卫平:从人工智能身上获得启发,围棋还有提升的空间和可能性。

 

  阿尔法狗不仅代表围棋,也代表人工智能的发展方向。只要人工智能服务于人类,就是好事。把人工智能用到哪个方面,哪个领域就有进步,比如用在德州扑克上,一下就能秒杀人类。用到治疗癌症,就能成为高手。

 

  听说现在人工智能的技术已经可以制造家庭机器人。如果机器人在家里反对人干些什么,是否就不对了?一旦用到战争中,人类是否就完了?

 

  我想,人工智能要用于为人类服务的善事上,这是未来高科技发展应该把握的方向。生如棋,一辈子要下多少盘棋啊,不可能每盘都赢。赢棋输了,或者输棋赢了,

 

这种事情都会时常发生。输的时候有多郁闷,赢的时候就有多高兴。但作为棋手,要做到赢也没那么高兴,输也没那么难受,而是考虑为什么输。这就是我说的平常心。

 记者:您是怎么做到的?

 

  聂卫平:我自己没什么诀窍,我这个人就是干什么都放得开,这是天性。如我爱吃,现在没人看着我时,我依然放开来吃一点。 棋如人生,但我的人生也幼稚得厉害,不是人生高手。人工智能要用于为人类服务的善事上,这是未来要把握的方向

  前不久,谷歌的新成果:名为Alpha Zero的人工智能程序完全靠自我对弈学习下棋,不依赖人类围棋经验,仅训练3天就战胜了曾击败李世石的AlphaGo Lee,比分1000。  经过40天训练后,Alpha Zero又以8911战胜了横扫柯洁的Alpha Master

   消息曝光后,柯洁评价称:一个纯净、纯粹自我学习的阿尔法狗是最强的……对于阿尔法狗的自我进步来讲……人类太多余了。

 

  记者:阿尔法狗对年轻棋手们有影响吗?他们没受打击吗?

 

  聂卫平:他们即便受打击了,听聂老师一说也就没什么打击了吧。如今,真想赢人工智能的年轻人没有了,大家都清楚人类没有希望赢。和人工智能下棋,是一种自我挑战。

 

  记者:您一直关注柯洁的每一场比赛?

 

  聂卫平:柯洁状态还是可以的,最近刚刚又赢了比赛。我也希望他能成为围棋界年轻一代的标志性人物,不要因为阿尔法狗就受到挫伤。应该这样理解:阿尔法狗对人类的围棋水平提升是促进,它让围棋的世界变得更宽广了。

 

  记者:人工智能时代,会不会改变竞技体育的胜负心,让人类重新思考围棋输赢的意义在哪里?

 

  聂卫平:自古就有人在乎围棋的艺术之美,但最终围棋还是要决出胜负。从古至今围棋界一直分为两大流派,一种流派是胜负师,一心求赢,不管棋

谱好不好看。另一个流派是求道派,喜欢美,想把好看的棋谱留给后人看。从成绩来说,当然是胜负师更好。

 

  记者:阿尔法狗算是胜负师吗?它会不会让所有棋手都只想成为胜负师?

 

  聂卫平:它没流派。我觉得它是围棋之神,远远高于人类。所以人类不必过于在意和它比拼的胜负。让它帮助人类围棋进一步提高,拓展思维,更有价值。

 

  记者:有人说,人类已经研究围棋几千年,然而人工智能却告诉我们,围棋真正的深奥可能还没有揭开。围棋史上,上一次这样的划时代事件发生在20世纪30年代-40年代,围棋高手吴清源将围棋提升到了一个新境界。如今,人工智能带来的是不是围棋界的又一次变革?

 

  聂卫平:人工智能的出现对围棋而言是一件爆炸性的大事,它从无到有,从完全不会到介入之后,用我们无法想象的最快速度打败了世界级的职业棋手。或许,往好的方向想,人类和人工智能可以一起重新发现围棋的真谛。

 记者:您是围棋发展的时代见证者,从当年日本一枝独秀,到我们拼命追赶、中日韩三国鼎立,再到现在人类棋手被人工智能打败,见证了围棋的曲折和发展过程,您认为围棋和人工智能未来的走向会怎样?

 

 聂卫平:从人工智能身上获得启发,围棋还有提升的空间和可能性。阿尔法狗不仅代表围棋,也代表人工智能的发展方向。只要人工智能服务于人类,就是好事。把人工智能用到哪个方面,哪个领域就有进步,比如用在德州扑克上,一下就能秒杀人类。用到治疗癌症,就能成为高手。听说现在人工智能技术已经可以制造家庭机器人。如果机器人在家里反对人干些什么,是否就不对了?一旦用到战争中,人类是否就完了?我想,人工智能要用于为人类服务的善事上,这是未来高科技发展应该把握的方向。

 

>更多相关文章
网友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菏泽资讯 | 国内新闻 | 国际新闻 | 社会与法 | 社会万象 | 奇闻轶事 | 娱乐热点 | 明星八卦 | 综艺新闻 | 影视快讯 | 楼市资讯 | 地产要闻 | 地方特色 | 美食营养 | 美食助兴
车界动态 | 新车上市 | 购车指南 | 体坛要闻 | 篮球风云 | 国际足球 | 中国足球 | 理财生活 | 创富故事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菏泽之窗 版权所有
鲁ICP备09012531号-2